上汽集团

必威体育

 3月18日,上汽集团(600104.SH)发布声明称:上汽集团未与大众汽车集团就"调整股比"一事进行过磋商,大众汽车集团也未正式向上汽集团提出过讨论股比的计划。对于此次合作外方未经事先交流,单方面就在华合资企业重大事项表态的行为。上汽集团感到遗憾。

 六天前,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还在参加全国两会之时,大众汽车集团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位于德国狼堡的大众集团总部公开表示,大众汽车集团正在评估调整在华合资公司股比的可能性,他们所期待的时间是在2019年末2020年初。

 但在两会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上汽集团就发布了声明,调整股比是大众的单方面表态,否认双方曾就此展开讨论。

 一家全球知名咨询公司的汽车行业合伙人对《财经》记者表示,合作就应该平等,不能任何一方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上汽的处理还是挺对的。还是要强硬一点,否则对后期博弈,以及市场影响的控制不利。"

 但大众不会放弃攫取更多中国市场利润的诉求,而它的中方合作伙伴有三家,目前仅有上汽对此进行表态,一汽集团与江淮汽车尚未发声。在去年4月发改委表态汽车股比逐步开放后,外资车企与中国本土企业在股比上的博弈必将愈演愈烈。

 大众汽车在世界五百强中排名第七,近来进步神速的上汽集团排名第三十六,两大巨头之间的股比调整势必会有更多的磋商和博弈。

 大众的中国野心

 大众汽车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从在华合资企业获得的营业利润为46.27亿欧元,约占全球139亿欧元的35%,若从销量角度分析,中国区逾420万辆的销量占比更高,超过38.5%。

 去年11月16日,大众中国管理架构调整,大众汽车集团董事会主席、CEO迪斯担任中国管理董事会负责人,今年1月7日,上任不到一年的迪斯把他的首个工作日贡献给了中国。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CEO冯思翰(Stephan Wöllenstein)在3月12日表示,大众中国将携合资伙伴投入超过40亿欧元,用于电动汽车、车联网、移动出行服务、研发、新产品等多项领域。

 架构调整与大手笔投入只是手段,最终的诉求都是在中国市场获取更多利润。

 大众集团首席财务官弗兰克·威特(Frank Witter)在财报发布会上就直接表示,大众在华有全资的零部件子公司,现在增加整车合资车企股比"不是重要的问题",但他同时提出,调整股比的计划如果能够实现,当然是最好的。

 多位市场分析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因为中国汽车市场对于大众汽车的重要性,德国车企肯定有希望获取更多利润的想法,这次"大众要放风的意图还是很明显的。"

 而中国不断开放和优化的外资经商环境给了大众改变股比的机会。

 2018年4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表示,要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同时指出,今年将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

 一周后,国家发改委表示中国汽车行业将分类型实行过渡期开放,并明确给出了时间表: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通过5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限制。

 政策的落地也来得很快。

 7月10日,特斯拉公司(Tesla)与上海临港管委会、临港集团共同签署了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特斯拉公司将在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Gigafactory 3),规划年生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成为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

 10月1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会见宝马集团董事长科鲁格时说:"宝马公司是中国政府放宽汽车行业外商来华投资股比限制后的首个受益者。"坐实了宝马将提高在华合资公司持股比例的猜测,而75:25的股比是目前流传最广的消息,但并未得到双方证实。

 就在去年中国正是宣布逐渐开放汽车股比的前几天,赫伯特·迪斯刚刚接替穆伦,就任大众汽车集团CEO。但在当月24日被问及合资股比时,迪斯明确回应:合资企业已有股比关系以及相关未来协议,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特斯拉独资建厂以及同为德企的宝马将率先突破五五开的股比限制,或许是大众改变主意的导火索。

 在1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迪斯就转变了口风:关于持股比例的问题,大众非常高兴地能够有这样的机会进一步探讨在合资企业中的变化。"相关决定还在考虑之中,我们会和三个合资企业伙伴共同进行评估和商谈。"

 到了本月年会,迪斯已经明确提了时间,"我们期待在2019年末或2020年初,能与中国合作伙伴共同为大家宣布大众汽车集团未来在中国的发展之路。"

 上汽硬气,两家沉默

 目前,大众在华整车合资公司一共三家,上汽大众、一汽-大众和江淮大众,除一汽-大众的中方与外方股比为60:40之外,其余两家的股比均为50:50。大众的高管们都没有明确指出是希望一次性调整全部三家,还是在2020年开始调整一家的股比,循序渐进的突破。

 而在迪斯公布合资股比调整计划后,因为内容涉及上汽集团下属企业上汽大众,这一消息在资本市场上产生了一定影响,所以上汽率先表态,在今日上午发布声明称:上汽集团未与大众汽车集团就"调整股比"一事进行过磋商,大众汽车集团也未正式向上汽集团提出过讨论股比的计划。

 其实大众早就动过改变合资股比的心思,当时的对象是一汽-大众,希望改变60:40的股比。

 自2011年起,大众就开始喊话要增持一汽-大众。契机出现在2014年,彼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中德经贸合作回顾之际,特别提到,中方将积极考虑德国大众汽车提高在一汽-大众合资企业中股份比例的请求,也希望德国允许资质好的中国企业竞标德国的高铁项目。

 但2015年大众汽车因为排放造假陷入丑闻,被判巨额赔偿,2015年计提月162亿欧元的赔偿金,直接导致当年净亏损13亿欧元。

 对于在华合资股比而言,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大众集团拿不出足够的真金白银来增持一汽-大众的股份。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会计与财务系副教授刘涛在2016年曾根据基本的市盈率估值方法粗略估计,一汽大众的市值在376亿至705亿欧元之间,大众如果要增持9%的股份,需要拿出的金额在34亿至63亿欧元的区间内。

 虽然排放门的影响仍在持续,但大众早已重回盈利,又有足够的资金来进行增持股份。如今股比限制已经放开,三家合资企业都可能成为其突破的目标。

 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车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有上汽奥迪合作消息在市场上形成复杂影响的前车之鉴,这次上汽对大众表态十分谨慎,应该是"等陈虹董事长结束两会之后拍板"。

 国家开放股比、降低关税的核心诉求是加快汽车产业的优化升级,加强创新能力,当前环境下,企业自身要清醒认识到,建立核心竞争力才是关键。扩大开放的前提必然是鼓励更为充分的国内竞争,也将赋予中国本土车企更多的空间和自由。

 尤其是在目前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等浪潮下,汽车行业经历着一场革命,中国企业自己更要抓住机会,培育其自己新的核心竞争力。

 正如上汽集团官方声明所言,外方股东是否会提出"调整股比",要看每家合资企业的具体情况,要视中方股东在合资企业的话语权和贡献度而定。

 在上汽方面看来,"在长期合资合作过程中,上汽集团与大众汽车集团对合资企业的发展均做出了卓著的贡献,并籍此建立了良好、平等、稳固的合作关系,对合资企业的重要事项拥有同等话语权。"

 对此,一家全球知名咨询公司的汽车行业合伙人对《财经》记者表示,合作就应该平等,不能任何一方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上汽的处理还是挺对的。还是要强硬一点,否则对后期博弈,以及市场影响的控制不利。"

 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高层人士曾向《财经》记者坦言,放开股比会是一个动态的变化过程,"也许某些外方能获得60%、70%的股份,但也有些外方甚至只能获得30%、40%的股份。或者说,随着中国公司国际化程度提高,其股份的变动更为灵活和即时。"

 大众这次大概率是为了放风试探三家中国的合资伙伴,但和宝马不同,上汽、一汽的力量比华晨大多了,前述咨询公司合伙人对《财经》记者表示,一汽是共和国长子,需要考虑政治影响,而上汽自己的能力很强,还有通用作为合作伙伴,可能江淮比较危险。

 截至记者发稿前,一汽集团与江淮汽车尚未对此有公开评论。(王斌斌 财经杂志